自訂搜尋

Wednesday, February 8, 2012

網際網路互連價格才是國內寬頻市場發展的關鍵

(很久沒發文了。年初試著寫一篇互連價格的文章投中國時報的時論廣場,沒獲得採用;最近想想,既然都寫了,何不把這些文章放在這裡,請大家指教?這篇是2012年1月1日投稿的;其實我在TANET 2011發表的“藉由網際網路互連價格合理化排除寬頻市場競爭障礙”,講的就是同一個問題。)

隨著大選日期逐漸逼近,國內寬頻網路發展,也成為各方爭取民眾支持的議題。只是我國寬頻網路建設的障礙到底為何?長期以來,大家都將注意力集中在最後一哩的線路歸屬上;其實2009年導致中華電信縮減與台灣固網間介接頻寬的網際網路互連價格,才是我國寬頻網路市場中,真正的競爭障礙。

中華電信的前身為特許的國營事業,最早提供寬頻服務,而擁有國內八成以上的寬頻用戶;其他寬頻網路業者基於自身用戶需要,必須與中華電信連通。由於台灣是個海島,其他業者若經由美國本土網路,間接與中華電信連通以節省成本,則受橫越太平洋兩次的傳輸延遲影響,將嚴重降低用戶使用視訊會議、線上遊戲等即時性應用的品質;故為維持服務水準,其他業者必須在國內與中華電信互連。

中華電信提供給其他業者的互連服務,其實僅能連通中華電信與其客戶的網路;反觀中華電信在零售市場推出的光世代服務,不僅可讓用戶連通全球網際網路(互連所及的網路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),還提供互連服務所沒有的電子郵件、網頁空間等加值服務。假設中華電信並沒有阻礙市場競爭的掠奪性訂價與交叉補貼行為,則互連服務每單位頻寬的成本,應不高於光世代網路費算出的每單位頻寬成本。以光世代100M的網路費每月699元來計算,其每月互連的服務成本應不高於6.99元/Mbps。 

與中華電信在上個月調降的互連服務價格每月900元/Mbps相對照,可知互連成本與其服務價格間之差距極大,其利潤已超出合理範圍;若與零售階段的光世代用戶相比,與中華電信互連的業者付出更高的費用,獲得的服務卻遠遠不及光世代用戶,因而出現批發價遠高於零售價的怪異現象。由於中華電信為電信事業市場主導者,此一互連價格顯已構成垂直價格擠壓的市場競爭障礙。 

此一互連價格如何阻礙寬頻市場發展?假設有其他業者具有與中華電信相仿,甚至更佳的經營效率,我們期望經由業者間的競爭,消費者最終將能以更低的價格,獲得更好的服務。但目前的互連價格對其他業者極為不利;中華電信藉由互連服務,能輕易獲取不合理的超額利潤,並削弱對手競爭力。舉個極端的例子:任何人只須申請特定業者的寬頻服務,再持續與中華電信網路收送資料,即可大幅墊高其成本;可能每個月花個2000元租用100M的寬頻服務,該業者每月卻要支出900×100=9萬元來擴充互連頻寬。如果有業者領先推出更快、更好的網路服務,結果可能是讓自己虧本的速度提昇罷了。 

眾所關心的最後一哩問題,影響的只是利用中華電信線路提供ADSL與光纖網路服務的業者;對採用用戶迴路替代技術的有線寬頻與WiMAX業者並無影響。但藉由現行的互連價格設定,中華電信卻能削弱所有對手的競爭力;所以互連價格才是阻礙我國寬頻市場發展的真正原因。 

解決之道應由互連價格合理化著手。主管機關可依照市場競爭機制,考量中華電信的市場主導地位,要求其降低互連價格,以消除現存的垂直價格擠壓現象,同時應建立中華電信互連價格與寬頻服務零售價格的連動關係;未來每當中華電信降低寬頻服務零售價格時,與其他業者的互連價格就應隨之下降。如此,寬頻市場競爭機制才能有效運作。

當多數利潤都被產業鏈上游業者所獨占時,下游產業將因成本過高,價格不具競爭力而萎縮;政府力推的雲端運算與WiMAX,可能都是互連價格不合理的犧牲者。市場競爭障礙的影響非常深遠;全面檢視國內市場,排除競爭障礙,讓所有企業有公平競爭的機會,也許就是最好的產業發展策略。
Share/Bookmark

No comments: